栏目导航
地方资讯
猥亵女老板的楚书记原是法硕毕业发表过多篇法
时间:2021-07-19

  踩准红利风口谈创业小鸟鲜燕加盟商直言:选对好。不读秦少游的《踏莎行·郴州旅舍》,不知道“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郴州有郴江。郴江是郴州人的母亲河。至今郴州市还有许多以郴江命名的地名:郴江街道,郴江镇,郴江路。

  北湖区这两天火了。因为这里出了一个会写双语诗的青年才俊,青年才俊在饭局上急吼吼扒下人家女孩子的裤子,事后还留下一首才华横溢的藏头诗:

  意思是说,我原本是一个自然真纯朴实的人,涉世浅显,也没有什么不良习惯,真的很抱歉,怪只怪我喝多了酒,没有把持住自己,实在是无心之过。这个事情你也不要想太多了,春风十里不如你,仙乐风飘处处闻,昨天下雨了又怎样,今天的太阳还不照常升起?不负春光,不负韶华,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让我们把眼光看得长远一点,走进这绽放着美丽花朵的春天里吧。

  青年才俊的诗,不由得让人想起哪位古人“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的名句来。

  网上出现“湖南一海归女老总实名举报称酒后遭官员猥亵”等贴,对此,北湖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立即责成区公安分局加紧调查,调查处理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四是法律层面,涉嫌猥亵他人违法行为,郴州市公安局北湖分局已依法受理案件,正在调查;

  五是其他公职人员违纪情况,对违规参与吃请的其他公职人员视情节依规依纪给予相应问责处理。

  事情发生在今年的3月31日。主角是共青团郴州市北湖区委书记楚挺征和十几位青年企业家。

  当晚,楚挺征书记邀请十几位青年企业家在郴州市帝都海鲜酒楼包厢聚餐。当事人阳娇(化名)带着自己的女同学也去了。

  饭局从19点左右开始,两个半小时后,大概在21:30分左右,阳娇离开自己的位置到茶水间休息,没想到楚挺征突然就进了阳娇所在的茶水间。

  接下来,他“一把将我拖拽到隔壁包厢,我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直接按倒在沙发上进行猥亵,还强行脱下我的裤子意图施暴。”阳娇称,当时她明确强烈拒绝楚挺征,并奋力反抗、大声呼救,参与聚餐的一位邓姓老板曾过来查看,楚挺征要他别管,邓老板便离开了。

  “这件事发生后我惊恐万分,”阳娇在举报信中称,事发后她在朋友和同学的陪伴下痛哭了许久,精神和身体受到伤害。

  从受害人出示的照片来看,腿部有多处皮外伤,可见当时楚挺征有多猴急,动作有多粗暴,女企业家的反抗有多强烈。

  许多人不理解,这个团委书记为什么猴急地扒女企业家的衣服?宾语观世也不理解。

  北湖新闻网显示,2018年5月,楚挺征才当选为共青团北湖区第四届委员会书记。

  上任以后,满腔热情,紧跟步伐,走近青年,服务青年,融入青年,为基层共青团改革交出了令人满意的“北湖答卷”。

  一个把理想、追求、品德、修养、向上、向善挂在嘴上的青年才俊,怎么可能肆无忌惮到这一步。

  从晚上7点多喝到9点多,阳娇离开座位到包厢茶水间休息,不排除是喝多了,要不然也不会把一众人撂下自己去休息。

  楚挺征把阳娇从包厢茶水间拖拽到隔壁包厢,拖拽的过程,其他在座的“吃货”们应该是看得到的。

  2019年4月30日,北湖区委召开青年座谈会,共青团员北湖区委书记楚挺征鼓励青年人“放飞青春梦想,书写青春华章。”

  把女企业家从就餐的包厢一把拖拽到隔壁包厢,说明楚书记对这家酒楼的包厢布局甚是熟悉,老马识途,轻车熟路。

  到了隔壁包厢,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楚挺征以迅雷不及掩铃儿响叮当之势直接按倒在沙发上进行猥亵,还强行脱下裤子意图施暴,说明楚书记不是初犯。

  阳娇奋力反抗、大声呼救,参与聚餐的邓老板曾过来查看,楚挺征要他别管,那人便离开了。邓老板离开后,既没有拉着大伙过来集体制止,也没有及时报警,不排除“那人”和楚挺征是一伙的,早就见怪不怪了。

  蹊跷的是,这个饭局最后还是那个邓老板埋的单,这让受害人怀疑,一同前来的人员是否早已知晓楚书记的预谋。

  楚书记敢这么肆无忌惮地扒女老板的裤子,显然是觉得自己能吼得住女老板,扒了白扒。得手了,多一道“小菜”,得不了手,谅她也不敢鱼死网破,不要面子了?不要事业了?

  事发次日的00:58,楚挺征试探性地向阳娇道歉,把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归结为聚餐时“气氛太好,人人都喝高了”,他的过火行为也成了轻描淡写的“误会和不愉快”。

  找了那么多堂而皇之的理由,“表示深深的歉意,对不起!请给我机会赔罪”又有多少诚意呢?

  见阳娇没有回复,楚大才子开始施展自己的才华,试图用横溢的才华让对方因为崇拜而原谅:

  只可惜,人家女老板是见过世面的人,2017年回国创业,目前是北湖区政协委员。楚书记哄骗小女孩那一套,在阳娇这里,行不通。

  一位郴州的朋友告诉宾语观世,楚挺征是武汉理工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学的是经济法学。此前在北湖区检察院工作。

  检索发现,知网共收录其《电子数据证据在检察机关自侦工作中的运用——以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为视阈》、《礼法结合之中国伦理化法律》、《破除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顽疾重在务实》等多篇论文和文章。

  这个事情,我本来不想写。很多合肥的朋友催我为啥不写写郴州这个事。合肥朋友为啥关注郴州这个事?原因是,今年1月27日,合肥市卫健委公布13例确诊病例情况,在公布病例2时,把郴州直接从湖南划到了湖北,于是大家对郴州印象深刻。

  事实上,安徽与郴州一直有着很深的缘分,宋宣和五年(北宋徽宗第六个年号,公元1123年),朝廷派阮阅赴任郴州知军,在郴三年,走遍郴州名胜古迹,每游一处用七绝记之,共撰一百首,汇集成书,名《郴江百咏》。

  但凡读过书的人,都知道《爱莲说》。写出“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这一千古名句的作者宋代理学家周敦颐,曾三度在郴州为官。他在郴州兴学校,办农桑,关心民间疾苦,洁身自爱,自喻莲花,千百年来为后世乐道,为郴州百姓颂扬。

  同样是文化人,同样有点小权力,楚书记一下子掉进淤泥池子里,“入淤泥而尽脏”,还试图卖弄自己的文采以抚慰女海归受伤的身心,真是对周敦颐这些先人的亵渎。

  为官为人,不妨谨记《爱莲说》里的这几句话:“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我唯独喜爱莲花从积存的淤泥中长出却不被污染,经过清水的洗涤却不显得妖艳。(它的茎)中间贯通外形挺直,不生蔓,也不长枝。香气传播更加清香,笔直洁净地竖立在水中。(人们)可以远远地观赏(莲),而不可轻易地玩弄它啊。(作者:宾语)www.bn7d9.com.cn